为了接送孩子上学,中介虚假承诺,被索赔

作者: 时间:2021-06-04 17:45:00 浏览次数:

分享到:

  简要描述:


  为了方便子女上学,也为了接送子女上学的方便,本案当事人委托中介购买竞聘房屋,在签约前与中介工作人员核对了相关出行时间,取得中介担保后签订了中介合同。但实际计算发现路程远不止20分钟,于是要求解约,主张中介赔偿损失。虽然没有书面承诺,但法院从买方购买目的的角度进行了分析,由于买方对房屋,的距离有明确的要求,如果没有中介的任何保证,买方不可能在支付签订合同并付款,因此最终支持买方的索赔。


  傅与马某某居间合同纠纷案二审民事判决


  重庆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1)胡艺钟敏二(民)中字453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在公司很富有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马某某。


  郑昌伟,代理,人,受委托为重庆现代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傅因与被告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发生居间合同纠纷,不服(2010)普民一(民)第322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法院于2011年2月11日受理此案后,组成合议庭于2011年3月1日公开开庭。被上诉人傅委托的人和被上诉人马某某委托的人郑昌伟参加了诉讼。此案现已审理完毕。


  原审发现,马某某(签约乙方)为了满足接送孩子的需要,于2010年9月11日与案外人姬敏(签约甲方)和一位富豪公司(签约丙方)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居间协议》。本协议约定:乙方以人民币120万元购买位于重庆,浦东新区上南路3827弄1号104室、面积60.77平方米的房屋,该房屋位于甲方出售(以下付款所涉及的货币均为人民币);乙方应在甲乙双方签订协议后三天内补足首付款5万元,乙方应在支付补足首付款80万元(含首付款5万元),其余40万元应在签订销售合同后七天内向支付银行借款。为显示丙方作为中介提供的房地产的诚意,乙方在支付,向丙方支付了2万元故意款,丙方收到故意款后三日内,乙方不得向丙方解除委托或追回故意款。如果甲方同意上述销售条款并签署协议,乙方同意将故意付款转换为定金,由丙方转给甲方.同时,协议还规定了相应的违约条款。


  在签署上述协议后,马某打算支付2万元给有钱的公司支付,并要求有钱的公司工作人员陪同他核实房屋与重庆东平路小学之间的距离。当马某发现房屋与重庆东平路小学之间的距离已经远远超过20分钟时,他要求解除中介协议,并要求有钱的公司返还2万元的购买意向,被一个有钱的公司拒绝。


  2010年10月,马某某诉一审法院,要求有钱的公司返还购买意向2万元。某富豪不同意马某的申请,辩称购房时双方未约定所购与马某在读书的子女之间的距离,将意向金交给后,意向金转为存款。马某某不同意http://2946.cn的说法


  原审发现,某富豪公司在签署《房地产买卖居间协议》后,将马某某交付的购房意向金交给姬敏。


  原审中,由于马某某向某富豪公司支付的购房意向金2万元已由某富豪公司作为定金转移至出售,一审法院向马某某说明,随后马某某在变更,提起诉讼,要求某富豪公司赔偿经济损失2万元。


  原审认为,民事活动应遵守诚实信用原则。本案有两个争议焦点:


  一、马某某与案外人姬敏是否在某富豪公司的居间介绍下同时签署了《房地产买卖居间协议》,某富豪公司是否在马某某核实房屋距离之前,将故意支付的2万元定金转移到了姬敏,原审时,二审时由某富豪公司提供证人薛付青公司某工作人员), 确认马某某和姬敏同时在一个富人公司的居间介绍下在一个富人公司签了《房地产买卖居间协议》,而在马某某证实他是在竞逐距离房屋,之前,一个富人公司已经把2万元的故意黄金作为保证金交给了姬敏。 但马某某不同意证人薛付青的证词,称姬敏在签署上述协议时不在场,也没有签署协议。根据最初的审判,证人薛付青是一名富有的公司雇员,因此他与处理在本案中的结果有利害关系;他的证词内容不仅被马某某否认,而且与一个富有的公司在一审中的陈述相矛盾。因此,证人薛付青的证词将不被接受。需要确认的是,马某某在关于,签署《房地产买卖居间协议》时姬敏不在场,没有签署协议,马某某支付2万元人民币的意向在核实房屋距离前仍在一个有钱的公司手里


  其次,马某某在争夺房屋时,是否提出购买的房屋应在与子女在学校就读20分钟以内,虽然在部门纠纷《房地产买卖居间协议》中并未明确约定马某某购买的房屋与重庆东平路小学之间的路程时间应在20分钟以内,但双方在庭审中均承认,一位富豪公司曾告知马某某,其子女就读的房屋与重庆东平路小学之间的路程时间约为20分钟。因此,我们可以肯定,马某某在签订中介协议时确实要求房屋到重庆东平路小学的距离为20分钟左右。根据交通,道路,的情况,马某某购买房屋很难在20分钟内到达重庆东平路小学,而富有的公司却未能履行如实告知的义务。而且,当马某某发现很难在20分钟内到达市东平路小学并进行实地核查时,他要求某富豪暂停向转移意向金,而某富豪不仅没有按照马某的要求采取补救措施,反而通知某签订了居间协议并交出了意向金,

造成马某某相应经济损失的发生。鉴此,某富公司在本次居间活动中存在过错,且该过错行为与马某某的损失存在直接因果关系。现马某某据此要求某富公司赔偿经济损失2万元,于法有据且理由正当,应予支持。


    原审法院审理后于二〇一〇年十二月三十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四百二十五条之规定,作出判决:某富公司应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马某某人民币2万元。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00元,减半收取计人民币150元,由某富公司负担。


    判决后,某富公司不服,上诉于本院称:一、上诉人原审代理人并非经办人,对于双方是否当面签约该节事实并不清楚,故在原审第二次开庭中为查明事实,上诉人直接申请经办人薛福青出庭作证。然原审法院却以薛福青的证词与上诉人的说法有冲突且双方存在利害关系为由未予采信,而单方采纳了马某某的讲法,但事实并非如马某某所述。签约时马某某与出售方均在场,上诉人系当着马某某的面将意向金转交给出售方。二、马某某并无任何证据表明上诉人曾保证房屋路程距离在20分钟之内。马某某在支付了意向金后,因世博期间打车延时而提出不再购买房屋,但当时上诉人已经将意向金转付给出售方,为此上诉人也尽力与出售方沟通退还事宜,但遭到出售方拒绝。根据居间协议第四条规定,马某某在三日内不得解除委托,现马某某违约应承担对其不利的后果。综上,要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马某某在原审中的诉请。


    被上诉人马某某辩称:被上诉人与出售方从未见过面。因某富公司在签约前保证系争房屋距离位于淮海路的学校车程不超过30分钟,甚至20分钟就可到达,故被上诉人在居间协议上签字并支付了意向金,当时出售方并不在场,更未在协议上签字。之后被上诉人立即由业务员陪同打的去学校。在路上,被上诉人就因路程远远超出某富公司预见的20分钟之内而表示不买房屋了。然某富公司在明知被上诉人不愿意购买系争房屋的情况下仍将意向金转交给出售方,故要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本院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事实无误,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上诉人某富公司在被上诉人马某某签约前是否就系争房屋路程距离作出过保证以及某富公司将意向金转交给出售方是否存在过错。


    关于争议焦点一,马某某为接送其孩子上学便利之需,委托某富公司居间购买系争房屋,并在签约前与某富公司工作人员核对过相关路程时间,对此双方并无争议。从马某某的角度来分析,作为对房屋路程距离具有明确要求的买受方,其不可能在该购房条件未得到居间方任何保证的情况下,即签约并支付意向金;况且,签约后马某某即要求某富公司工作人员陪同其前去核实房屋的路程距离,若某富公司在签约前未就上述购房条件予以保证,则马某某完全可以要求某富公司先陪同核实路程距离,再签订居间协议并支付意向金。因此,虽然在某富公司提供格式文本的系争《房地产买卖居间协议》上未明确注明上述路程时间方面的购房条件,但可以认定马某某就是基于对居间方上述保证的信任才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居间协议》并支付了意向金。某富公司上诉认为其从未保证系争房屋距离马某某孩子学校之路程在20分钟之内,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争议焦点二,根据本案所查明的事实,当马某某在某富公司工作人员陪同核实路程并发现时间远远超过20分钟时,立即要求某富公司解除上述居间协议并返还意向金。而某富公司不仅未积极采取补救措施,反而通知出售方签约并将马某某支付的意向金2万元转交给出售方,促使意向金转为定金而导致马某某损失。因此,某富公司的行为具有明显过错。马某某现起诉要求某富公司赔偿损失2万元,于法不悖,原审对此予以支持,当属正确。某富公司上诉认为在马某某提出解约前其已将马某某支付的意向金转交给出售方,但并未就此提供相关的证据予以佐证,本院对此不予采信。


    综上,原审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上诉人某富公司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00元,由上诉人某富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孔美君


    代理审判员 ?翟从海


    代理审判员 ?毛焱


    二○一一年三月十四日


    书记员 ?吴晔


    简述:现实生活中,常常一有经济纠纷,就会有“借条”,借条仿佛成为了索要款项的万能法宝。但从法律意义上,并不是借条就说明双方之间有借贷关系,而借贷关系抑或其他的法律关系之间的法律后果是存在差异的。借贷仅凭借条是不够的,还要对相应的转账、借款事由等方面审查。本案,法院经审理发现,所谓借条背后是一个转让协议关系中,迟延支付转让款的本质,因此就该法律事实依法进行了判决。


    梁某与叶某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重庆市普陀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9)普民二(商)初字第664号


    原告梁某


    原告陈某


    被告叶某


    原告梁某与被告叶某合伙协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09年6月9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李斌独任审判,于2009年8月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梁某及其委托代理人郑昌伟,被告委托代理人郭东华到庭参加诉讼。审理中,本院依法追加陈某为本案的共同原告。后因案情需要,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0年2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梁某及其委托代理人郑昌伟,被告委托代理人归魏华到庭参加诉讼,原告陈某经本院公告传唤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梁某诉称,其与被告系朋友关系,并有经营仙霞路夜总会业务往来。2007年7月27日被告将原告梁某投资30余万元,并委托被告经营的夜总会擅自转让他人,之后被告一直逃避债务。2009年5月1日原告梁某与被告在饭店会面,经双方友好协商被告以借款形式确认其欠原告债务20万元,被告亲笔写下借条,被告承诺10日内偿还债务20万元,并以其一辆丰田车作为抵押。因被告未履行付款义务,原告梁某起诉要求被告支付欠款20万元。


    原告陈某未参加诉讼。


    被告叶某辩称,其与原告梁某之间不存在借款关系,借条是其在原告梁某威胁之下所写,并非被告真实意思表示。2007年7月27日被告与两原告签订协议书,两原告将位于仙霞路687号金碧皇朝夜总会转让给被告,转让费共计70万元,被告已支付50万元,双方约定余款20万元应在两原告办理工商变更手续后再支付,但两原告未履行该项义务,故被告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07年7月27日,原告梁某、陈某(协议甲方)与被告(协议乙方)签订1份《协议书》,内容为“兹有梁某、陈某将金碧皇朝住入于仙霞路687号转让于叶某全额转让费为人民币柒拾万元整,其包括经营权设施及设备,现预付定金人民币壹拾万元整。1、预付定金人民币壹拾万元整。2、叶某拥有该店的一切所有权、经营权,并本协议签定后,以前所有的一切债务及协议均为无效。3、法人更名所需产生的一切费用多有甲方承担(可在转让费中扣除)。4、甲方所转让该店包括店内的一切设备(如空调、音响、电视机等完好无损,如有损坏,按情结好坏从转让费扣除)。5、甲方应妥善处理好店面转让前的各项遗留债务等问题,确保乙方按期准时开张经营,乙方也可协助甲方处理,甲方需要乙方帮忙的事,但产生的一切费用应有甲方承担。6、除定金转让费用外,在乙方正常开张营业后付清全部转让费(甲方必须妥善解决好所有遗留问题,确保无后遗症)。关于所有的该店印章(公章、法人章、财务专用章、发票章)”。同日,被告出具1份《转让费付款情况》,内容为“1、2007年7月27日已付壹拾万元定金;2、2007年8月6日前付清贰拾万元整;3、余款开张时付清所有余款”。2007年8月,被告分四次付款共计50万元,均由原告梁某出具收条。2009年5月1日,被告向原告梁某出具1份《借条》,内容为“今借梁某20万元正。十天之内归还”。同时,被告又写下1份字据,称“今天我愿意把丰田沪ET9496这部车做为梁某借款暂押,十天内我拿20万元来拿回这部车,如果十天内这部车子有任何损坏有梁某负责”。2009年5月2日,被告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其遭到劫持,并在原告梁某等人威胁下被迫写下借条,其牌号为沪ET9496车辆亦被原告梁某等人非法扣押。因被告未按时偿还欠款,原告梁某遂于2009年6月9日起诉来院要求处理。


    另查明,2007年7月27日原、被告签订协议转让的夜总会全称为“重庆星霞娱乐总汇”,被告经营一段时间后又转让他人经营。


    审理中,原告梁某和被告均确认转让款余额20万元与借条中的20万元借款系同一债务。


    本院认为,两原告与被告签订的转让协议以及被告的付款承诺均约定转让款应在夜总会重新开张时全部付清,但被告仅支付部分款项。被告虽抗辩双方曾约定余款20万元在两原告办理工商变更手续后再支付,对此被告却未能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故本院不予采信。被告应当按照协议约定向两原告支付剩余转让款20万元。对于20万元款项的具体分配属两原告之间内部事宜,本案中不作处理,由两原告自行解决。关于原告梁某提出的被告借款一事,因双方已确认所谓20万元借款实质为转让余款,故原告梁某与被告之间借款关系不存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叶某应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原告梁某、陈某款项人民币20万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4300元(原告梁某预付),由被告叶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缪红娟


    审判员 李斌


    人民陪审员 王宜兰


    二O一O年二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曾海宁


    简述:本案原被告有长期的业务往来,账目有循环计算的规则,难以一一对应。为保证自己的债权清晰并不超过诉讼时效。债权人先后通过对账、重新约定支付期、委托律师发函等方式使诉讼时效不定期地重新计算。如债权人疏于采取行动而基于信赖关系持续供货,可能造成部分债权超过诉讼时效而无法获得支持。律师特别建议滚动型记账的企业尽早做好坏账防范。


    重庆明澳联管器制造有限公司与重庆重型机器厂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重庆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闵民二(商)初字第865号


    原告重庆明澳联管器制造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学飞。


    委托代理人吴晓。


    委托代理人段晴,重庆英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重庆重型机器厂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肖卫华。


    委托代理人郭久迪。


    委托代理人蒋丹辉。


    原告重庆明澳联管器制造有限公司与被告重庆重型机器厂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5月8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费芸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重庆明澳联管器制造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吴晓、段晴,被告重庆重型机器厂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郭久迪、蒋丹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重庆明澳联管器制造有限公司诉称,原告与被告就购买“哈夫夹头”存在较长时间业务往来,原告依照双方签订的购销合同履行了全部送货义务,但被告时常拖延付款。2011年12月26日,应被告要求,双方签订付款协议一份,确认截止2011年12月1日,被告尚欠原告货款人民币(币种下同)623,392元,双方对其中的555,555元达成了下浮10%的付款协议,即被告仅支付500,000元,后被告于2012年1月交付原告500,000元的银行承兑汇票。但对协议中其余货款67,837元一直未付。原告于2013年12月就所欠货款向被告发函催讨,但被告收信后未予理会。原告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支付原告货款67,837元;2、被告支付原告自2014年1月2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


    被告重庆重型机器厂有限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诉请,原告对于67,837元债务进行了免除,因此协议中双方对55万余元货款进行确认,且原告又免除被告5万余元,现被告已经按协议约定履行了相关义务,已不欠原告任何款项,故请求驳回原告诉请。另外,即便存在67,837元债务也已超过诉讼时效。


    原告向本院提供了以下书面证据:


    1、协议1份,证明被告确认了到期货款623,392元,由于被告当时仅有一张500,000元的银行承兑汇票,故双方仅就55万余元有过协议,余额被告没有支付。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协议虽未约定,但协商当时,原告是同意对诉请的67,837元也作减免,故协议仅约定了被告支付55万余元。


    2、律师函及邮寄凭证各1份,证明原告于2014年1月2日向被告催款的事实。被告认为该证据无法证明其收到了律师函。


    被告未提供证据。


    本院对双方的证据认证如下:原告提供的证据真实、合法,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存在较长期的业务往来。2011年12月26日,双方签订协议一份。双方确认截止2011年12月1日,被告尚欠原告到期货款623,392元。双方经友好协商,针对被告未支付原告的555,555元货款达成如下协议:上述款项,原告同意下浮10%,即收取500,000元,免除被告余额欠款55,555元。被告承诺在本协议签字生效之日7日内以银行汇票支付500,000元。


    后被告于2012年1月向原告交付银行汇票支付了上述500,000元。


    2014年1月2日,原告委托的律师向被告发出律师函催讨余款67,837元,律师函落款日期为2013年12月31日。


    本院认为,原、被告系买卖合同关系,双方签订的付款协议系其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当受到法律保护。双方通过协议确认了到期货款总额,并一致同意就其中部分款项的支付作相应减免,被告也履行了约定的付款义务。现被告辩称原告诉请的67,837元货款的债务也已免除,但其上述说法未得到原告的认可,也无证据证明债务免除的事实,故上述货款被告仍应支付给原告。被告关于原告诉请已过诉讼时效的辩解意见,本院认为,双方通过签署协议确认了长期业务往来中累计的到期欠款数额,并对其中555,555元债务明确约定了付款期限,即协议签字生效之日起7日之内,故其余债务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从上述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算。原告诉请的67,837元债务的诉讼时效自2012年1月3日起算,二年后时效届满,而原告于上述时效期间之内委托律师向被告发函催讨上述欠款,故原告催款之时,诉讼时效中断并于此后重新计算。因此,原告起诉之时并未超过诉讼时效,被告的抗辩意见不能成立。被告应当支付原告所欠货款,其逾期付款构成违约,还应赔偿原告的损失。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欠款67,837元,并偿付自2014年1月2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重庆重型机器厂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重庆明澳联管器制造有限公司货款67,837元;


    二、被告重庆重型机器厂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付原告重庆明澳联管器制造有限公司以67,837元为本金,自2014年1月2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747.97元,由被告重庆重型机器厂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立案庭)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费芸


    二〇一四年六月六日


    书记员 李洁华


    简述:一门店需要装修,找到装修公司,但装修到一半,由于跟房东之间的租赁纠纷,装修公司无法继续进场装修。门店以未按时竣工为由拒绝支付已经完工部分的装修费用,装修公司无奈诉至法院。法院对于工程进行评估后,核定造价,判令门店连本带利支付给装修公司。


    重庆百润展示工程有限公司与重庆蒂弗服饰有限公司、田玉峰等


    装饰装修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重庆市虹口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虹民三(民)初字第1798号


    原告重庆百润展示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江力。


    委托代理人张建设。


    委托代理人李华玺,重庆序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重庆蒂弗服饰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银龙。


    委托代理人黄槐,重庆市海燕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覃午欣,重庆市海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田玉峰。


    委托代理人黄槐,重庆市海燕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覃午欣,重庆市海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王银龙。


    委托代理人段晴,重庆英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卢小兰,重庆英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重庆百润展示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润公司)与被告重庆蒂弗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蒂弗公司)装饰装修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追加田玉峰、王银龙作为被告参加诉讼,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百润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江力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建设、李华玺,被告蒂弗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黄槐、覃午欣,被告田玉峰的委托代理人黄槐、覃午欣,被告王银龙的委托代理人卢小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百润公司诉称:2013年3月,原告与被告蒂弗公司签订一份《TYFMODE淮海店制作合同》,约定,原告承接蒂弗公司TYFMODE淮海店专卖店的制作工程,工期为2013年3月8日至2013年3月27日,合同总价为50万元,如有较大项目调整则按实际费用调整总价,蒂弗公司应于合同签订后向原告支付10万元,竣工后20天内支付38万元,余款2万元半年内支付,如蒂弗公司逾期付款,则蒂弗公司应支付逾期付款金额的每日千分之五的违约金。合同签订后,原告积极履行合同,于2013年3月8日进场施工。2013年3月25日蒂弗公司以其房屋出租方重庆屿盛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屿盛公司)提出解除租赁合同、要求收回房屋为由,通知原告停工。当时,系争工程已基本完工,仅道具尚未安装。蒂弗公司于2013年3月14日支付原告工程款10万元,之后蒂弗公司未再付款。原告要求蒂弗公司结算工程款,蒂弗公司不予配合。由于系争工程增加部分工程量,工程款在合同约定的50万元总价的基础上相应增加为597,797元,扣除蒂弗公司已支付的10万元工程款,蒂弗公司尚欠原告497,797元工程款未付。现原告起诉要求:1、被告蒂弗公司支付工程欠款497,797元;2、被告蒂弗公司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以497,797元为本金,按每日千分之五的标准计算,自2013年4月17日起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3、被告田玉峰、王银龙对被告蒂弗公司的上述第一、二项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蒂弗公司、田玉峰辩称:工程总价应以鉴定报告确定的金额440,183元为准,扣除蒂弗公司已支付的10万元,蒂弗公司还需支付原告工程款340,183元。导致原告停工的原因是蒂弗公司的承租方屿盛公司违约解除房屋租赁合同,非蒂弗公司过错引起。纠纷发生后,蒂弗公司多次与原告协商,但原告始终要求蒂弗公司按60万元的价格结算工程款,双方就工程总价最终未谈成,故违约金应自鉴定报告出具之日起算,且违约金约定过高,应以银行贷款利率标准计算。系争工程施工期间,田玉峰的个人财产独立于蒂弗公司,且2014年1月7日田玉峰已将蒂弗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给王银龙,故不应由田玉峰承担连带付款责任。


    被告王银龙辩称:系争工程总价应以鉴定报告确定的金额440,183元为准,目前欠款340,183元。由于原告与蒂弗公司对工程款有争议,故不应支付原告违约金,且原告主张的违约金计算标准过高,应以银行贷款利率为标准计算违约金。田玉峰至今未将蒂弗公司的账册及经营权移交给王银龙,故王银龙不应承担连带付款责任。


    经审理查明:2013年3月,原告作为乙方、被告蒂弗公司作为甲方签订一份《TYFMODE淮海店制作合同》,约定,工程名称:TYFMODE淮海店专卖店制作;施工地点:淮海中路XXX号;合同总价为50万元,合同签订后甲方向乙方支付10万元项目启动费用,竣工后20天内支付38万元,余款2万元半年内支付;如有较大项目调整,按实际费用相应调整总价;在甲方确定完整的道具制作资料后,乙方须在20日内完成道具制作及安装,即自2013年3月8日至2013年3月27日竣工;甲方逾期付款,则应支付逾期付款金额的每日千分之五的违约金。


    合同签订后,原告于2013年3月8日进场施工。2013年3月25日,蒂弗公司以其房屋出租方屿盛公司提出解除租赁合同、要求收回房屋为由,通知原告停工。施工期间,蒂弗公司于2013年3月14日支付原告工程款10万元。之后,原告与蒂弗公司就工程总价款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蒂弗公司未再支付原告工程款。原告遂诉至本院。


    另查明:蒂弗公司于2011年7月成立,公司类型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投资人为田玉峰。2014年1月7日,田玉峰将蒂弗公司100%股权作价500万元转让给王银龙。


    再查明:2013年5月7日,蒂弗公司(乙方)与屿盛公司(甲方)签订一份《﹤商铺房屋租赁合同﹥解除合同》,约定:1、双方同意解除《商铺房屋租赁合同》;2、甲方同意退还乙方已缴纳的履约保证金50万元,补偿50万元,合计100万元;另补偿乙方因装修等损失费60万元,上述合计,甲方应支付给乙方总款项160万元;此款在本合同生效之日起5日内付清;……。


    审理中,应原告申请,本院依法委托重庆四海建设工程造价咨询监理有限公司对系争工程造价进行鉴定。经鉴定,结论为:一、对该工程,根据原告提供的施工图纸及施工照片计算,工程造价为440,183元,其中报价单项目工程造价为425,874元,装饰部分增加项目工程造价为12,494元,安装部分增加项目工程造价为1,815元。二、对该工程,因原告资料无法反映,暂按原告的报价或陈述暂列项目:1、砌砖墙22,000元;2、电缆线及桥架9,500元;3、空调铜管4,340元;4、仓库陈列架950元;5、软包方凳760元;6、仓储间轻钢龙骨隔墙2,232元;上述1-6项合计39,782元,施工管理费397.82元,利润6,026.97元,税金2,310.34元,总价43,724元。


    就上述鉴定报告,原告的质证意见为:对于鉴定结论第一项工程造价为440,183元有5点异议:1、隔墙龙骨面积实际为101.68平方米,鉴定单位认定面积为87.28平方米,未将储藏室墙面面积计算在内;2、墙面软包、墙面镜面玻璃两项,因与道具衔接位置更难处理,面积核算应采用空口实算方式,鉴定单位认定面积与原报价面积出入较大;3、橱窗设计原为单开门,报价所列项目分为单开门面积和橱窗玻璃面积,后因方案改为双开门,故橱窗面积相应减少一个门的面积,但鉴定结果中仅将橱窗面积减少而未将门面积增加,原报价单中的一项是指单开门一项的报价,而非双开门一项的报价;4、特制筒灯共制作55个,实际安装52个,鉴定结果为45个,有出入;5、电脑凳有5个且已经提前交付给蒂弗公司,原告提交给鉴定单位的照片中没有显示电脑凳,仅显示有3个休息凳,故实际应该有5个电脑凳、3个休息凳,而鉴定单位仅计算了3个电脑凳。对于鉴定结论第二项暂按原告报价或陈述暂列项目的造价43,724元,原告认为应当算入工程总价。暂列项目中的第1、2、3项是增加项目,第4、5、6项是合同项目。其中第1项砌砖墙、第2项电缆线及桥架,原告依据的是有蒂弗公司员工王某某签字的施工项目变更单,只是施工项目变更单中未对项目金额进行确认,砌砖墙还有施工照片作为依据。暂列项目中的第3项空调铜管,原告依据的是空调安装方的收据。暂列项目中的第4、5项,原告提供不出依据。暂列项目中的第6项,原告依据的是图纸。


    针对原告的质证意见,鉴定单位到庭称:关于原告就鉴定结论第一项所提5点异议的回复意见为:1、关于隔墙龙骨面积差额部分,鉴定单位已列为暂列项目中的第6项;2、关于墙面软包、墙面镜面玻璃面积的核算方式,原告所称的空口实算方式未在工程合同中约定,根据有约定按约定,无约定按规定的原则,鉴定单位按实铺面积进行计算,未施工部分应予扣除;3、关于橱窗玻璃面积,鉴定单位根据原告提供的施工图纸和施工照片按实计算,关于大门玻璃,原、被告合同约定是按项计量,非按面积计量,故单开门或双开门不影响价格;4、关于特制筒灯,原告提供的多张图纸及施工照片中均有体现,但几张图纸中显示的数量存在差异,施工照片中无法确定具体数量,原告提供的强电线路图属该工程项目的专业图纸,故特制筒灯的工程量根据原告提供的强电线路图计算;5、关于电脑凳,根据原告提供的施工图纸,该工程需要制作3个方形休息凳和5个圆形电脑凳,但原告提供的施工照片仅显示有3个电脑凳,没有显示休息凳。关于原告就鉴定结论第二项暂列项目所提异议的回复意见为:施工现场已被拆除,在原告提供的相关资料中无法反映出暂列项目的工程数量,其中第1项砌砖墙在施工项目变更单及施工照片中有所反映,第2项电缆线及桥架在施工项目变更单中有所反映,其余项目在原告提供的书面资料中均无反映。


    就上述鉴定报告,被告蒂弗公司、田玉峰的质证意见为:鉴定结论是依据所有工程项目施工完毕的情况核算的,事实上有部分工程项目未完成,但鉴定报告总体上是平衡的,对于工程造价为440,183元没有异议。被告王银龙对鉴定报告没有异议。


    审理中,原告申请证人王某某到庭作证,证人称,其于2012年初至2013年4月期间在蒂弗公司任职。原告与蒂弗公司原约定做轻钢龙骨,后应蒂弗公司要求做了砖墙。增加项目中的空调铜管、软包凳、镜面不锈钢墙、增加格栅灯项目不是其经手,其余增加项目都是其经手。关于电缆线和砌砖墙的工程量和工程款,原告与蒂弗公司之间通过电子邮件确认过。对于证人证言,被告蒂弗公司、田玉峰、王银龙称证人被蒂弗公司提前辞退,对证人证言的真实性有异议,如原告能提供蒂弗公司确认增加项目的工程量和工程款的电子邮件,被告方予以认可,否则被告方不予认可。原告称蒂弗公司对于增加项目的工程量和工程款未予回复。


    审理中,本院应原告申请,依法裁定冻结被告蒂弗公司名下的银行存款557,757元或查封、扣押其等值的其他财产。


    上述事实,由《TYFMODE淮海店制作合同》、《﹤商铺房屋租赁合同﹥解除合同》、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公司设立登记申请书、蒂弗公司股东名录2份、股权转让协议、司法鉴定意见书、证人王某某的证言及原、被告陈述等证据佐证。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蒂弗公司签订的《TYFMODE淮海店制作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均应依约履行。关于系争工程的总价款,本院已委托重庆四海建设工程造价咨询监理有限公司进行鉴定,就原告针对砌砖墙、电缆线及桥架两项提出的异议,鉴于该两项工程项目在施工项目变更单上有所记载且该施工项目变更单由蒂弗公司的工作人员王某某签字确认,砌砖墙并在施工照片中有所反映,王某某也到庭表示实际增加了该两项工程项目,故本院认定原告实际施工中增加了砌砖墙、电缆线及桥架两项项目。但由于原、被告对该两项增加项目的工程量和工程款未达成一致意见,且施工现场已不存在,无法通过鉴定确定该两项项目的工程款,故本院酌情确定该两项增加项目的工程款共计为7,000元。就原告针对其他项目所提异议,因无确实充分的证据加以证明,本院不予采纳。因此,本院认定系争工程的总价款为447,183元。鉴于蒂弗公司已支付原告10万元工程款,故蒂弗公司还需支付原告工程欠款347,183元。


    关于违约金,根据双方合同约定,系争工程于2013年3月27日竣工,蒂弗公司于合同签订后支付10万元项目启动费用,工程竣工后20日内支付原告工程款38万元,剩余工程款2万元于工程竣工后半年内支付。施工过程中,蒂弗公司于2013年3月25日以其房屋出租方提出解除租赁合同为由通知原告停工,导致系争工程最终未能竣工,责任在蒂弗公司。在蒂弗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原告无法在合同约定时间内完工的情况下,应视为原告能按期完工。现蒂弗公司在支付原告10万元工程款后未再付款,就合同约定项目的工程款,原告要求蒂弗公司自2013年4月17日起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依法应予支持。就增加项目的工程款,因双方未约定付款期限,原告主张该部分工程款的逾期付款违约金,缺乏依据。关于违约金的计算标准,被告方主张违约金约定过高,本院将综合双方合同的履行情况、原告的实际损失及蒂弗公司的过错程度等因素,根据公平原则酌情确定违约金的数额。


    关于原告要求田玉峰、王银龙承担连带责任的请求,蒂弗公司欠付原告工程款发生在田玉峰任蒂弗公司全资股东期间,现田玉峰未能证明蒂弗公司财产独立于其自己的财产,田玉峰应当对蒂弗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且此连带责任并不因其股权转让而消灭,故田玉峰在出让股权后仍应对蒂弗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而王银龙受让田玉峰持有的蒂弗公司的全部股权,成为蒂弗公司现任全资股东,王银龙也未能证明蒂弗公司财产独立于其自己的财产,故王银龙也应对蒂弗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重庆蒂弗服饰有限公司支付原告重庆百润展示工程有限公司工程欠款347,183元;


    二、被告重庆蒂弗服饰有限公司支付原告重庆百润展示工程有限公司逾期付款违约金(以325,874元为本金,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自2013年4月17日起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


    上述第一、二项,均自本判决生效之日10日内履行完毕;


    三、被告田玉峰、王银龙对被告重庆蒂弗服饰有限公司的上述第一、二项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四、对原告重庆百润展示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9,377.60元,由原告负担1,875.52元,被告重庆蒂弗服饰有限公司、田玉峰、王银龙负担7,502.08元;财产保全费3,308.78元,由原告负担661.76元,被告重庆蒂弗服饰有限公司、田玉峰、王银龙负担2,647.02元;鉴定费12,000元,由原告负担2,400元,被告重庆蒂弗服饰有限公司、田玉峰、王银龙负担9,6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郑煌


    审判员 华琴


    人民陪审员 毛济平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五日


    书记员 芮永祺


    简述:个体户向二房东借商铺经营,并对商铺进行了装修。不料,二房东被产权人告上法庭,判决解约。为收回房屋,产权人断水断电,商户受牵连,向二房东索赔无果,甚至押金被扣。个体户无奈诉至法院,但由于商铺已经被清空,无法评估装修价值,法院酌情确定损失数额,个体户终获赔偿。


    昌某娣与重庆承源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重庆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9)浦民一(民)初字第26494号


    原告昌某娣,女,1971年8月18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宝山区罗店镇远景村东小53号。


    委托代理人李国东,重庆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段晴,重庆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重庆承源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浦东新区航津路658号8层。


    法定代表人张存灯,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吴刚,重庆市某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昌某娣诉被告重庆承源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承源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09年11月20日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昌某娣的委托代理人李国东、段晴,被告承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吴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昌某娣诉称,2008年10月22日,原、被告签署《店铺/专柜租赁合同》,原告承租被告位于重庆市浦东新区崂山路704号承源广场B-22商铺,租期自2008年11月30日起至2011年11月30日止,月租金人民币(以下同币种)3,449元。合同签订后,原告支付了租金10,347元、押金6,898元。经被告同意,原告对商铺进行了装修,花费了装修费用。后因被告未履行签订合同时的承诺,2009年2月3日双方又签订了《补充协议》,将租金调整为2,070元。但之后被告仍未依约定履行义务,且未及时向房屋产权人支付租金,产权人多次停水停电,原告日常经营陷入瘫痪,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期间,承源广场曾出现停电及电梯停运。鉴于被告的违约行为,原告起诉至法院,要求判令:1、解除原、被告签订的《店铺/专柜租赁合同》;2、被告返还押金6,898元;3、被告赔偿原告装潢费5,000元;4、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00元。


    被告承源广场辩称,被告并未违反合同约定,不存在违约行为。原告未按约定支付租金,存在违约行为,被告保留起诉的权利。双方租赁合同已于2009年12月14日到期,不存在解除问题。合同履行期间,被告已经投入广告费用,也未出现停电和电梯停运的情况,直至合同到期后才停止水电供应。故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08年10月22日,原、被告签订一份《店铺/专柜租赁合同》,约定被告将坐落于重庆市浦东新区崂山路704号承源广场B-22商铺出租给原告,月租金3,449元。合同签订后,原告向被告支付了三个月租金10,347元和履约保证金6,898元,并入驻装修。


    2009年2月,原、被告签订《补充协议》,约定租赁期限变更为2008年12月15日至2009年12月14日,租金变更为原《店铺/专柜租赁合同》的60%,即每月2,070元,押金不变。原告于2009年2月15日前支付六个月租金12,420元,原告原先已支付租金10,347元,余额2,073元于2009年2月15日前汇入被告帐户,以后按照每三个月支付一次,先付后用,租金支付日为上期租金到期前20日内。被告承诺在该年度再投入8万元进行广告推广。就原合同铺位,原告有优先承租权。经原、被告确认,原告已支付了六个月租金。


    另查,涉案的崂山路704号等房屋系被告向案外人重庆新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悦公司)承租。因被告未按约支付2009年2月1日起的租金,双方产生纠纷,新悦公司于2009年3月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合同等。该案经本院审理后,于2009年10月判决确认双方合同于2009年4月27日解除,被告将房屋返还新悦公司等。后被告不服提起上诉,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维持一审判决。


    审理中,原告提供了一张装修费发票,证明其投入装修费用13,000元。被告曾向本院申请对原告的装修进行评估,但被告未按指定时间到场,又因评估人员未能进入现场,致评估不成。后本院至现场进行了查看,发现涉案的承源广场目前由新悦公司聘请的物业公司控制,现场基本已清空,因商铺号牌等难以辨认,无法确定各小商铺的具体位置,但可见大部分商铺有墙纸、灯具、门头广告等装修痕迹。


    经本院释明,被告表示涉案商铺已经由新悦公司收回,不需要法院再判决原告将房屋返还被告,对原告欠付的租金和水电费保留诉权,不要求在本案中处理,但不同意返还履约保证金。


    以上事实,有《店铺/专柜租赁合同》、《补充协议》、存款凭证、发票、收据及庭审笔录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租赁合同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在原、被告的租赁期限内,被告与新悦公司之间的租赁合同解除,原、被告之间的租赁合同丧失履行基础,亦应予以解除,故原告要求解除合同的诉请依法应予支持。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经本院释明,被告不要求在本案中处理租金和水电费问题,并以此为由拒绝返还租赁保证金,显然违背诚实信用原则,故本院对原告要求被告返还租赁保证金的诉请予以支持。原告提供的装修发票真实性难以确认,目前也无法对装修价值再行评估,但根据现场情况,原告确实投入了一定的装修,本院综合本案实际情况,根据公平合理的原则,酌情确定被告应赔偿的装修损失数额。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其他经济损失,未提供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九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昌某娣与被告重庆承源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之间的《店铺/专柜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


    二、被告重庆承源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昌某娣履约保证金6,898元;


    三、被告重庆承源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昌某娣装修损失2,000元;


    四、驳回原告昌某娣要求被告重庆承源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5,000元的诉讼请求。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22元,由原告昌某娣负担172元,被告重庆承源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负担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张卓郁


    审判员 黄政


    人民陪审员 马顺山


    二O一O年十月十二日


    书记员 许瑞芬



法律热闻

  • 利欣律师合作伙伴2020-10-12
  • 利欣律师案件处理流程2020-10-12
  • 背着一方借高利贷属于夫妻双方共同债务吗?2020-10-12
  • 交通肇事罪如何量刑?具体的量刑标准2020-10-12
  • 养老保险未缴满已达退休年龄,利欣律师教你解2020-10-12
  • (你问我答)因劳动者遭受工伤或者患职业病,2020-10-12
  • 亲笔遗嘱不公证是否具有法律效力2020-10-12
  • 掌握这些方法,没有借条也能讨债2020-10-12
  • 打官司为什么要请律师?请律师有什么好处?2020-10-12
  • 这7种情况属于虚假诉讼,将承担法律后果2020-10-12
  • 订购协议签订后,开发商在什么情况下应当退还2020-10-12
  • 寡妇养子不能代位亡夫继承遗产2020-10-12
  • 继孙女有权继承遗产吗?2020-10-12
  • 关于刑事诉讼的5个基本流程,缺一不可2020-10-12
  • 夫妻婚内债权债务如何分配承担2020-10-12
  • 不是说离婚就能离,必须满足这些条件和程序2020-10-12
  • 单位被员工告到劳动节将承担哪些处罚和法律责2020-10-12
  • 婚前购房写两个人的名字,离婚后房产除名怎么2020-10-12
  • 儿女会不会因母亲改嫁而失去继承婆婆遗产的权2020-10-12
  • 职工因工受伤后,这五个重要期限需掌握2020-10-12
  • 传销罪对一般参与者是罚款还是判刑2020-10-12
  • 民事诉讼受理时间通常为多久2020-10-12
  • 当民事纠纷起诉后,法院不立案该如何处理?2020-10-12
  • 试用期被辞退,公司需要支付违约金吗2020-10-12
  • 常见的四种建筑工程合同纠纷及解决方法2020-10-12
  • 三大法律误区,很多夫妻在离婚时都会犯2020-10-12
  • 员工因业绩差被辞退,单位要给补偿吗?2020-10-12
  • 孕妇享有不被辞退的权利,用人单位,切记!2020-10-12
  • 员工请婚假,单位扣工资合法吗?2020-10-12
  • 没有工作,社保还有没有必要继续缴纳2020-10-12

  • 咨询电话:023-68055881
    联系电话:1778-3356-313 , 1367-8400-008
    地址:重庆市袁家岗上城国际5号楼35楼
      Copyright © 2020 重庆利欣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3183号 sitemap.xml
    X重庆利欣律师事务所

    截屏,微信识别二维码

    微信号:1778-3356-313

    (点击复制,添加好友)

    微信号已复制,请打开微信添加咨询详情!